• 文章
  • 帖子
  • 日志
  • 相册
  • 群组

文章

天水广电网 首页 新闻中心 媒体动态 查看内容

网络直播,传统媒体不能缺位

2017-3-20 15:46| 发布者: 左斐斐

摘要: “蓝色妖姬”“小豌豆”,这些词是什么意思?相信在一年之前,很多人并不知道。但随着网络直播的兴起,这些词逐步为网民所熟知。这是给网络直播的网红们“打赏”的“计量单位”。  最近有媒体报道,一个网络直播的 ...

“蓝色妖姬”“小豌豆”,这些词是什么意思?相信在一年之前,很多人并不知道。但随着网络直播的兴起,这些词逐步为网民所熟知。这是给网络直播的网红们“打赏”的“计量单位”。

  最近有媒体报道,一个网络直播的女主播在几分钟之内收获了500个“蓝色妖姬”,折合成人民币是100万元。这个事例应该有炒作和夸张的成分,不排除是为了“吸粉”。但这也充分说明,网络直播正在冲击着传统的传播方式,包括纸媒,也包括电视、网站。

  网络直播正在成为新的“吸金器”,也成为“救命稻草”。人人网今年二季度财报显示,公司总净营收1440万美元,同比增长38.5%。净亏损4610万美元,同比减少2420万美元。最明显的是直播业务带来的增长,其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为680万美元,同比增长34.7%。直播,让人人网这一老牌社交网站焕发了活力。今年5月,陌陌公布了其一季度财报,直播收入占比30.7%;8月,其二季度财报显示直播收入占比58%;三季度财报显示,直播贡献营收1.086亿美元,占总收入的70.7%。自从陌陌开展直播业务以来,月活用户数连续两个季度增长超过230万人。截至9月末,月活用户数已达7740万人。因此,陌陌也被戏称为“被直播救活的公司”。

  直接受到冲击的是传统媒体。可以预见的是,这种冲击还会持续下去,只是会以不同的形态出现。

  其实,从新兴媒体到传统媒体的身份转变,在互联网时代是“一朝一夕”的事儿。

  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传播形态会是什么。微博曾经引领潮流。虽然现在门户网站的报告说自己的微博活跃用户增加了多少,但大家都明白其中的水分。你有多长时间没有更新微博内容了?你的微博最近有多少人转发了?其实,微博已经式微。

  我们再来看网络直播。到底有多少人正在参与和观看网络直播?据统计,截至2016年6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25亿,占网民总体的45.8%。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意味着几乎每两个网民中就有一人在使用网络直播。也就是说,网络直播平台不再仅仅是一个技术平台或展示平台,它已经构成了一个庞大的群体生活的空间。

  网民之所以热衷于网络直播,原因不外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对过去信息传播方式的“反抗”,不再单纯地作为传播的受众,而是要作为信息传播的“主体”,这也是为了自我展现。另一方面,则是为了从中获得巨大的经济收益,因为网络直播已经成为当今中国社会一种新的社交方式和营商模式。

  方正证券预测,网络直播在2020年将达到600亿元的市场规模;中金在线的研报则认为,到2020年网络直播及周边行业有望撬动千亿级资金。

  有利益,必然有追求者。网络直播对传统媒体带来的挑战不言而喻,但对传统媒体来说,也不是一无应对之法。传统媒体的最大优势,在于其规范性和权威性。

  据不完全统计,国内提供互联网直播平台服务的企业已超过300家,且数量还在增长。有的直播平台打擦边球靠低级趣味博眼球,有的传播违法违规内容,还有的违规开展新闻信息直播。网络直播乱象产生的根源,与其运营模式和盈利模式有关。个别直播平台放任网络主播的违法行为,已对产业、社会和网民合法权益造成了严重后果。

  此外,目前的网络直播还具有明显的先天不足。一是内容主要是由明星、网红来带动,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系统化的深度内容;二是内容无法沉淀,播完即过,导致用户黏性不足。

  而这两个缺口恰好给了传统媒体很好的机会。一方面,传统媒体具有强大的内容生产能力;另一方面,传统媒体自有的直播平台和新闻客户端等渠道可以将直播内容沉淀下来供用户反复观看,或做深度解读、二次营销。

  对此,中国青年报、新京报等已经做出了探索,有了成功的案例。新京报社社长戴自更表示,“接下来的一年,新京报要做1000场直播”。

  11月4日,国家网信办出台《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为网络直播界定底线,“实名登记”“即时阻断”“新闻信息先审后发”等举措均剑指行业乱象。这对传统媒体涉足网络直播是个强有力的政策利好。

  《人民日报海外版》近期刊登《如何整顿网络直播?既需清理,也要占领》一文,呼吁传统媒体主动占领网络直播市场,为广大网民提供内容丰富和良好健康的政治经济、文化生活直播。

  因此,传统媒体进入直播市场,可以说是上承天道,下顺民意。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最新评论

娱乐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