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文章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 门户首页
  • 视频直播
  • 视频点播
  • 天水新闻
  • 县区新闻
  • 甘肃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行风热线
  • 生活
  • 天水消防网
  • 本台动态
天水广电网 首页 新闻中心 县区新闻 秦安县 查看内容

秦安:两代人不一样的高考路

2018-6-8 11:03|| 编辑: 左斐斐

  六月,乍热未酷,和煦的夏风犹如母亲的手,温柔、安详,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家住秦安县陇城镇王湾村村民邵豹虎提前两个星期,在县城宾馆预订了一间房子,因为儿子邵文奎今年要参加高考。

  又是一年高考时!邵豹虎不由自主地回到了1988年的夏天,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30年,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叙描那段既伤感又惊喜的日子。“高考”落榜的生活同样夹杂着很多的味道,让每一个认真走过的人无法在回首时说出其中的情感。

  30多年前的邵豹虎有个梦,就是考一所理想的大学。他每天无数次被自己的老师、朋友灌输高考这个概念,尤其他的母亲。邵豹虎除了背水一战,别无选择,一想到那些热切的眼神,高考前几天他几乎是紧张到发狂。甚至,邵豹虎的耳朵里灌满了母亲几乎哭诉的声音,“虎娃,你一定要给我们争气,我们家穷,你爹身体不好又没本事,我们全家的希望都在你的身上啊,考上个大学,就是把我和你爸累死我们都愿意!”

  邵豹虎眼里噙着泪水,让他心酸的一幕幕自然地浮现于脑海。有多少个这样的日子,邵豹虎连自己都记不清了,但他还是记住了那年的夏季和冬季。雷声轰响,闪电似乎要把整个天空吞噬掉,母亲披着雨衣,雨衣下藏裹着烙好的饼子,左手提着家里舍不得吃的一桶胡麻油和儿子爱吃的半碗炒熟的瘦肉,右手拄着一根木棍,向儿子念书的学校行进。邵豹虎不知怎么了,见到雨中“狼狈”的母亲,他莫名地责怪了母亲,母亲笑着默不作声。这一天是星期三,大多校外住宿的孩子带的饼子就吃完了。

  夏天还好。冬天的大雪封堵了去往学校的路。邵豹虎家到镇上学校有20多里山路,崎岖的羊肠小道在雪后封堵。邵豹虎记得,父亲拿着铁锨挥舞在前面,母亲扛着土豆、葱、油、面颠簸在中间,邵豹虎背着书包提着母亲炝好的一桶浆水落在其后。三个人,风雪中成了黑点。父亲的腰椎就是在这一次送儿路上意外受的伤。每每想起,邵豹虎无以言表内心的惭愧。总算要给父母有个交代了。

  邵豹虎的父亲说自己想念书但家穷而没能如愿,所以无论如何他要儿子邵豹虎弥补自己的缺憾。然而,上苍似乎和他们开了一个玩笑,1988年的夏天,邵豹虎名落孙山了。干瘪着嘴唇的父亲半张着口语无伦次地宽慰着邵豹虎。母亲瑟缩着皲裂伤痕累累的手,默默无语。邵豹虎昏昏沉沉大睡了两天两夜。痛定思痛,痛又如何?真真的情亲、友情能催化、催熟一切。

  还是在那个夏天,邵豹虎带着许多的遗憾学起了砖瓦工。原本以为生活就是这样了,日出上工,日落回家,不论严寒或是酷暑,每天都和砖头水泥打交道。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多月以后,高考落榜生邵豹虎竟然收到了省城一家建筑学校的录取通知书。虽然只是一家职业院校,但邵豹虎没有放弃这来之不易的上学机会,他给自己的父母也有交代了。

  今天,儿子邵文奎就要参加高考了。为了孩子,他和妻子所做的绝不亚于当年父母对自己的付出。所不同的是,现在孩子上学简直太幸福了,每年高考的录取人数多了,孩子的发展空间更大了……尤其令邵豹虎幸福的是,这些年来,党和国家出台了好多良好教育政策。30年前,自己高考尽管落榜了,自己还是得益于当年党和国家的高考政策,要不是后来职业教育的出现,自己不会有现在的幸福生活。

  近年来,秦安县以教育园区为载体,实施教育精准扶贫,实现“资源共享、联合互助、集中住宿、巡回走教、深化教研、提高质量”,让很多寒门学子圆了大学梦,奔向了幸福的生活。

  30年后的今天,邵文奎将通过高考努力迈向大学的校门。比起当年,如今国家的教育政策更好了,想到这里,邵豹虎一脸的兴奋,他说:高考,让我们很幸福!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最新评论

娱乐新闻
返回顶部